寺库网怎样样寺库网是正

寺库网怎样样寺库网是正

一线浪费品牌排行榜寺库

一线浪费品牌排行榜寺库

寺库的东西真的假的挥霍

寺库的东西真的假的挥霍

十大浪掷品一线浪掷品牌

十大浪掷品一线浪掷品牌

糟塌品混杂图片大全十大

糟塌品混杂图片大全十大

糜费品 番外 by 荧夜lunarrabbits

  

糜费品 番外 by 荧夜lunarrabbits

  

糜费品 番外 by 荧夜lunarrabbits

  

糜费品 番外 by 荧夜lunarrabbits

  霍景宜态度客气却不疏离,而霍景容甚至会颐指气使地要他去准备瓜子开心果还有饮料,

  但也没有对霍景宜这句「很适合」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沈澄僵硬地把围裙放到一旁,努力地转移话题,「我准备了一些茶点,不介意的话,

  霍景宸白他一眼,「你也知道好久不见上次你回来的时候,我们甚至只吃了一顿饭,我打赌你根本没有踏出我哥房间的门一步。」他说著拈起一块盐味焦糖奶油酥,

  沈澄尚未回过神来,便鹦鹉学舌一般呆呆地叫了一声「父亲」,霍先生闻言神色稍霁,

  还来不及说些什麽,身後骤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後方传来,「你们在这里做什麽?」那个声音顿了一下,又疑惑道:「沈澄?你怎麽会在这里?我以为你的航班是晚上才回来」

  自从彼此开始正式交往之後,他才发现霍景宸实际上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成熟,性格也算不上宽厚,原本那个温柔可靠的形象彷佛在一夕之间完全崩坏了,

  当然所谓的控制欲与占有欲就更加不用赘述了,在某次约会时沈澄被路人搭讪过後,他甚至当日就准备戒指要沈澄戴上,美其名曰防桃花,而每次与霍景宸碰面过後,沈澄身上都会留下不少吻痕,

  镜片後的双眼微微眯著。沈澄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谨慎地瞧了霍先生一眼,发现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连忙起身让出座位,小心翼翼地道:「那我去厨房里准备一些吃的。」

  眼看霍景容即将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炸毛,沈澄赶紧替他解围,「钟先生我也认识的,人还不错。这样说来,

  後颈就被印上几个火热的吻,沈澄呼吸急促,又放纵对方片刻,才抹著唇角残馀的一丝唾液,推开了霍景宸,有些好笑地道:「你等一等,我还在准备晚餐。」

  你们已经重新开始郑导演那部电影的拍摄工作了?我记得好像是一部传记电影,不知道什麽时候会上映?」

  顿时一阵尴尬,为难地道:「那个抱歉,霍先生,我不会下围棋。」

  你多买几张票贡献一些票房就够了。」霍景容毫不领情地哼了一声,目光转向茶几,忽然想起一事,兴冲冲道:「都要过年了,下什麽围棋,来打麻将!」

  除夕即将到来,沈澄所在的学校放了春假,於是他决定回国跟霍景宸一起过年。因为学业的缘故,再加上霍景宸近来忙於工作,他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沈澄兴冲冲地返国,

  然而现在客厅内只有他们两人,转身就走未免太过失礼,但他又确实不知道该说什麽。

  自顾自拿了一块盐味焦糖奶油酥吃了起来,甚至一边咀嚼一边诚实地赞扬沈澄的手艺。

  过了片刻,沈澄才弄明白这话是什麽意思。霍景宜铁了心要赢霍先生,但对霍景容还有沈澄却是相当放纵,完全放在一旁不管他们,

  对咖啡似乎没什麽特定的偏好。虽然霍景宜并不介意他多耗费一些时间,不过沈澄还是不敢耽搁太长时间,考量著他们的喜好,准备好数种甜咸茶点与咖啡热茶,便端著东西回到客厅。

  才如此执著於胜负,对彼此都毫不留情,虽然事实上输的那方也没有可以手下留情的馀裕,

  「我二哥很擅长玩这种东西,西洋棋围棋还有麻将都很厉害。」霍景容低声回道:「至於霍先生他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不服输,每次都输得很惨。」他摇了摇头,

  「这个」沈澄感到喉咙一阵乾涩,像是被什麽东西堵住一般,

  他连忙到对方面前坐下,茶几上摆著一副棋盘,上头是下到一半的残局,霍先生一贯寡言,

  自从与霍景宸开始正式交往後,沈澄陆陆续续见过霍先生几次,每次都有旁人在场,有懂得看人眼色的霍景宜还有总是划错重点的霍景容在,沈澄才能安然与霍先生交换一些言不及义的寒暄,

  忽然感到一阵释然,自己过去没有得到的那些,都在霍先生的这几句话及其他几人善意的目光中得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完满;他曾经失去过一些旧的,但又得到了一些新的,从来没有人给予他这麽多,不只是感情,

  彷佛对食物的味道毫无感觉,举止却相当斯文,连咀嚼食物的动作都显得异常文雅。

  便匆匆订了机票回来,因为许久不见,霍景宸时时刻刻都不愿离开他,到了後来,他甚至只能勉强抽出一晚时间与霍景容碰面,其馀时间都待在霍景宸房间内。

  一旁的霍先生听著他们说话,迅速地捕捉到这段对话中的重点,低声问道:「钟先生?」

  霍先生偶尔瞥他们一眼,从来不曾因为他跟霍景宸表现出来的亲密而生出一丝厌恶神情,当然也不会特别高兴,就像看著一对随处可见的情侣一般,并未表现出任何特别的关注与另眼相待,这点让沈澄相当感激。

  而霍景宸完全不以为耻,这种坦然而近乎毫无顾忌的模样也很可爱。沈澄目送著对方离开厨房,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

  但技术跟运气都说不上好,勉强算是个陪衬,而霍景容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倒是霍景宜与霍先生两个人隐隐较劲,大概是延续了先前那盘围棋的胜负,两个人都相当认真,就在霍景宜又一次自摸胡牌後,

  虽然霍家过年的气氛也不算浓厚,但是这种一家团圆的气氛却让人相当留恋,甚至因为这种温暖而放松了心情即使并不是霍家正式的一份子,

  毫不犹豫地为父亲释疑,「就是之前景容出车祸时开车的那个人,我记得是叫钟」

  虽然那些有礼节制的地方也是霍景宸的一部分,但显然不是比较私密的那一部分。

  我们家三十岁以下的人都能拿红包。」他说完,随後敷衍地说了一句贺词,伸手从父亲那里接过一个红包,接著就当众点起红包里面的钞票数目。

  这一回沈澄没有加入,只是坐在霍景宸附近,偶尔与对方在彼此耳际交换只字片语,两人在桌面下的手始终握在一起,一刻都没有放开。

  他想了想,轻声附在霍景宸耳边说了几个字,霍景宸显然对他的邀约相当满意,在他脸上亲了几下,又抱著他蹭了蹭,突如其来地道:「我很想你。」

  霍景容先前的不自在如潮水般退去,神情趋向平静,甚至多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兴致,

  霍先生面无表情,淡淡瞥来一眼,沈澄下意识道:「我我我这就坐下」

  然而霍先生直到吃完整块三明治都没有表示任何意见,他不免有点忐忑不安。过了片刻,霍先生才注意到沈澄还呆呆站在一旁,

  除夕夜,除了厨师准备的一桌盛宴之外,沈澄也准备了几道菜,五个人坐在一起用餐,

  毫不意外地以霍景宜大获全胜作为结束,沈澄与霍景容还剩下一点筹码,而霍先生则输光了所有筹码;然而在打麻将的期间,沈澄也看出了一丝端倪。

  你可以坐下,不必在那里罚站。」转过头,又对著一脸严肃的父亲打趣道:「你别那麽凶,

  他踏入客厅时,霍先生正巧抬起眼,原本严肃的目光顿时像是被吸引了注意力一般,视线胶著在他身上。

  要不是他休养复健花了这麽长的时间,这部电影也不会拖了一两年都还没拍完。」

  「为什麽不能收?」霍景容没好气地道,「你少自以为是,不是只给你一个人而已,

  霍景容少见地一怔,顾忌著什麽似的瞧了霍先生一眼,口气不太好地道:「那又怎麽样?」

  但是他们的关系已经被这个家庭接受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而沈澄一直为此感激这些人的宽容。到了午夜时,霍先生又输光了大部分的筹码,霍景容像是想起什麽一般,对霍先生道:「对了,沈澄也还没三十岁。」

  显然这些人大概是不常一起过年的,也没什麽打发时间的手段,吃完晚餐後还要守岁,

  更多的还是关怀与体贴而这一切都来自於现在坐在他身旁的这个男人。

  偶尔还恰到好处地喂牌,在他的好心帮助之下,就连牌技不佳的沈澄都顺利地胡了几次牌,

  看了看整盘棋的局势,顺手又落下一子,毫不客气地道:「好了,我想你也该认输了,父亲。我不觉得你还有获胜的希望,这点我们都很清楚。」

  「谁跟他是朋友!」霍景容一脸不自在,好像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似的,眉头紧皱,匆匆撇清关系,「只是工作上的往来而已,

  倒也不动声色,拿了一块烟熏鲑鱼乳酪三明治吃了起来,只是一如以往地面无表情,似乎并不觉得好吃,也不觉得难吃,

  甫从国外归来的沈澄提著行李踏入霍宅客厅,瞧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想过去从後面抱住对方时,对方刚好转过身来,沈澄登时愣住了。那是霍景宸的父亲霍先生,不是霍景宸;不仅是长相而已,他们连身型相当相似,沈澄一边庆幸自己没有鲁莽地抱上去造成彼此的尴尬,一边尽量礼貌地道:「你好,

  就听一旁有人语调轻快地道:「不会下棋也没关系,我替你下。你去准备一些茶点好吗?」

  霍先生望著他,半晌过後,平淡地道:「给了你,就是你的。」他想了想,又坦然道:「下午的茶点不错。不过下次别准备甜食,我不喜欢。」